[ Archives ]

三十而忆

The following posts on 彳亍 were published in the 三十而忆 category.

三十而忆·发呆

刹那间,抬头,我仿佛看见,咖啡厅远处的玻璃背后,有一个十年后的我在发呆,他捧着IPAD,翻着相册,点开一张一张名为“回忆”图片。他默默对照片里的人、事、物絮叨着,然后是模糊了的视线和微微地抬头。最后,一个模糊的影子,在身后,用一张柔软的纸巾为他擦去溢在眼角的泪。

 Read    No Comments

三十而忆·找人

如今,通过网络找人,网友赋予了它一个新兴名词——人肉搜索。呵呵,咋一听还真挺血腥的。不过,如此地搜索,往往也能收获很多意外。发达的网络让世界变成了一个地球村。可能我们远隔千里,但也能感觉近在咫尺。比如,近期火爆网络的诸多以人际关系为基础的网站,就充分地发挥了网络的强大。据说在那些网站还可以遇见失散多年的幼儿园同学之类的。其实,这都是一个很简单的人际关系概率。当然,换句话说就是,其实这个世界很小。而有了网络之后,这个世界就更加小了。

 Read    No Comments

三十而忆·燕子

今天是2009年6月14日,距离2009年6月6日已经过去了一周。这一周,我把自己禁闭了,这次禁闭不仅禁闭了自己的身体,也禁闭了我的灵魂。我不知道这次禁闭理由,我只知道,从2009年6月6日看到那条来自远方的燕子发来的短信之后,我为她而筑的无情城墙,刹那间彻底被击溃了……之后的几天,我心力憔悴,欲哭无泪……

 Read    No Comments

三十而忆·朋友

朋友,截至目前,我应该有了很多的朋友。密切的,一般的,玩玩的,酒肉的,相互利用的,一面之缘的,红颜知己的,忘年之交的,反正林林总总,天南地北,长城内外,人模狗样乱七八糟什么朋友都有……

 Read    No Comments

三十而忆·美术馆

六月的某一天,在美术馆里出现了一个大号孤独小名寂寞的人。他和孤寂的艺术开始了一次无主题的交流。那些艺术用整墙的文字述说着它的孤独,而他只能以单调的脚步声解释自己的寂寞。突然,他在艺术面前止住了脚步,因为他听见了艺术在说:“孤独如果是镜子,寂寞就是那镜子背面的水银。在这面镜子跟前,外面的是虚幻的,而唯有镜子里面的才真实。因为只有在寂寞的作用下,才会有真正的孤独。镜子如果没有水银,它就只是玻璃,且永远透明。所以,孤独但不寂寞就不会痛苦。”被艺术包围的他,那一刻在空荡荡的展厅里却感觉——孤独是形,寂寞是影,形影不离。如同只要是镜子就一定涂有水银。艺术听后变得无语,因为它知道自己的名字其实是出于被动,它们看似孤独,但并非寂寞。而他却不是,他的孤寂是他的姓名。

 Read    No Comments

三十而忆·我爱谁【跋语】

回忆录的跋语,没错,这篇就是我的回忆录之跋语。可是,它并不代表我的《三十而忆》已经写完了。那我又为何要把这篇文章给贴上一个“跋语”的标签呢?因为文章或书籍正文后面“跋”,是一篇用来说明写作经过、资料来源等与成书有关的情况的短文。而我的回忆录还有很多都还没落笔呢,怎么就?……其实,是这样的——我的《三十而忆》里所有的故事都早已在我的电脑中整理好了,只是都还未一一输出。而今天的这篇“我爱谁”,本来就是作为这个回忆录的跋语来用的,所以,今晚当我很想将这篇回忆录提前输出的时候,也就带出了这篇跋语喽。

 Read    No Comments

三十而忆·读信

很多著名的作家,都会把自己曾经的信件结集出版。原因就是,书信是最真实的纪实文体。可能,在写那些信的时候,只是甲乙两人相互沟通、交流感情的只言片语。但经过时间的洗礼,它意义和价值,都可能发生质的升华。因为,通过那些信,让我再次回想起曾经的年少轻狂,让我回想起了曾经每一个写信给我的她,让我回想起了曾经的一段青色年华。

标签:, ,
 Read    No Comments

三十而忆·早熟

如今,“早熟”早已不足为奇,懵懂的爱情早已在幼稚园就生根发芽。可能,在那些小朋友嘴里喊出的“老公”“老婆”,他们还并不了解在这一称呼背后的所要应当承受的责任。但是,我又是到了什么时候才知道爱情的责任应该如何去承担的呢?十二岁?十三岁?十四岁?十五岁?还是十八岁?如果,在十八岁之前,那又是否会算是“早熟”呢?

 Read    No Comments

三十而忆·开篇

2009农历新年,依然在烟雾妖娆中到来。中华民族的这一放炮迎新的传统习俗,也随着我的年龄增长,越来越受到我的排斥。早早地就盘算着从除夕夜,开始我的回忆小录《三十而忆》的。可惜,早已对这个开篇已经胸有成竹的我,却让这隆隆的炮竹声和呛人的硫磺味,将许许多多的往日记忆再次四处飘散。

 Read    No Comments